logo
logo
永贞堂 > 永贞学堂 > 地域 > 秦陇文化

岩画大观—大麦地岩画研究争议浅说(一)
2022-01-26

  顺手翻阅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汤惠生在宁夏《岩画研究》2005年年刊上发表的文章,他以《大麦地岩画的时代及相关问题》为题,根据他自称考察研究“整个世界范围内”、“中亚和整个欧亚草原大陆”岩画的学术成果,嘲弄、斥责媒体关于宁夏岩画研究的报道是“违背基本的学术常识”、“缺乏起码的学术规范”,是“井底之蛙式的呓语”,是“子虚乌有的炒作”,是“政治文化”,“将会贻笑国际学术界”等等。观其文,听其言,汤教授似乎是精通岩画“学术常识”、“学术规范”的“岩画教授”、“ 岩画博导”。拜读汤教授的奇谈怪论,真使人领略到确应学点“学术常识”、“学术规范”,这对提升汤教授所指责的“中国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岩画研究学术质量”或许有点好处。


  岩画产生时代常识


  汤教授根据“汉文献”中 “犬戎、猃狁等人”和“秦汉时期的匈奴人”的历史记载,比附中国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物纹饰“鄂尔多斯的典型风格”,他就“确定了大麦地岩画为青铜时代晚期的作品。”汤教授所谓“大麦地岩画为青铜时代晚期的作品”,即说大麦地岩画是西周至秦汉时期的作品(约当公元前1046年—公元200年左右)。汤教授利用历史考古学知识比附史前岩画,将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断代为中国文字通行、成文史流布之后的作品,这是否符合世界范围内岩画产生时代的基本常识?


  岩画究竟产生于什么时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根据世界各国专家、学者对岩画研究的科学成果,在“世界遗产名录”中对岩画的产生时代做了如下界定:“岩石上的绘画和图形,正如人们通常所说的岩画,它们产生在人类还不知道如何读和写之前,是开始于智人出现的时候,它们提供了文字发明之前极其重要的历史资料(陈兆复教授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对岩画的这一界定,科学地反映了岩画产生的时代。众所周知,早期智人据今约二十万年左右,晚期智人据今约四至五万年左右。从世界国际岩画组织、史前考古论著现已公布的岩画断代资料看,在全世界范围内,岩画普遍繁荣于晚期智人时代。这是100多年来史前考古学家、史前艺术史家、权威岩画专家对岩画产生时代的共识。个别社会进程发展缓慢、尚未使用文字的原始族群直至近现代仍通过刻制岩画传情达意,这只是石器时代原始民族凿刻岩画的遗风遗俗,也是石器时代原始民族凿刻岩画的活化石,活证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国际岩画委员会前任主席阿纳蒂教授在《世界岩画研究概况(陈兆复教授译)》中说:最近的研究表明各大洲岩画的起源,比前几年想象的要早得多。对各大洲部分岩画经碳-14测定:非洲岩画距今为2.84万年、2.67万年和2.63万年,近东岩画在公元前1.4万至1万年之间,中亚和远东岩画约为公元前1.8万年,印度岩画断定为距今2.5万年前,欧洲岩画约在距今3.3—2.5万年之前,欧洲最早的图写符号可以早到距今4万年之前,美洲岩画距今约1.7万年前至1.2万年前,澳大利亚和大洋洲岩画距今约2万年,前苏联西伯利亚的某些部分岩画用比较的方法断定为距今2.5万年前。“从上所述,到目前为止岩画的最早年代,其可靠性是简略的大概的。看起来我们现在知道许多最早的岩画在西欧和南非,或多或少发生于相同的时期,即距今4—3万年之间。在亚洲和大洋洲,这两个大陆在距今2万年前已出现了岩画。而拉丁美洲在距今1.7万年前也有岩画的证据,然而将来的研究有可能证明美洲大陆出现岩画的年代还要更早些。”


 


  根据中国古代文献记载和史前遗址出土的众多敲凿刻划符号、图画等资料,如兴隆洞遗址的剑齿象牙刻画、峙峪遗址的雕刻骨片、回龙湾洞穴遗址的刻痕石片、兴隆县刻有纹饰的鹿角等等证明,生活在华夏大地上的史前各族群在旧石器时代就已具备了在骨、角、石等坚硬物体上刻制图画、符号的能力。与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毗邻的前苏联西伯利亚的某些部分岩画,上世纪以来考古专家用比较的方法断定为距今2.5万年前,这是业内人士都应知道的事实。前苏联西伯利亚的上述岩画,在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中都有其大量同类图像。


  汤教授将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断代为“公元前两千年以后的作品”,并将大麦地的早期岩画说成是“汉文献称作鬼方、鬼戎、昆夷、犬戎、猃狁等人”的作品,晚期岩画说成是“斯基泰或秦汉时期的匈奴人”的作品。汤教授所说的上述时代,相当于公元前1600年至公元200年左右。而这一历史阶段,甲骨文已是中国的成熟文字,“有册有典”的中国图书时代已经开始;《尚书》、《周书》已是华夏早期王朝的历史著作;《诗经》作为文字记载的民歌乐章已广泛流行;《春秋》、《左传》、《国语》、《史记》等文字专著已全面记述着社会历史的方方面面;战国国王赵主父令人在山崖上刻制了一个大脚印,还要让凿刻者在其旁边特意加刻上“主父常游于此”五个汉字专门说明凿刻意图,否则他怕别人看不懂他凿刻大脚印图像的原意;匈奴人已使用文字与汉王朝书来信往。请问:在上述历史文化背景下,鬼方、匈奴等族群在商周至秦汉时期进入深山旷野大面积凿刻岩画的动机、用途、目的、证据是什么?文献记载出处在哪里?汤教授利用文不对题的历史知识曲解中国史前岩画的所谓“研究成果”,是否符合世界岩画产生繁荣时代的“基本逻辑”?是否符合华夏文明产生繁荣时代的“基本逻辑”?世界各国及中国毗邻地区的绝大多数凿刻岩画均产生繁荣于该地区各族群文字产生之前的石器时代,何独中国的凿刻岩画偏偏产生于中国文字产生流行之后的文明时代?汤教授对中国大麦地等北方草原岩画断代为“公元前两千年以后的作品”的这种“逻辑”,难道符合世界和中国岩画产生繁荣时代的基本逻辑吗?对照中外岩画学者、史前考古学家在世界范围内业已确定年代的同类刻凿岩画类比类推,中国刻凿岩画产生的年代也不至于晚到汤教授所说的公元前两千年以后至秦汉时期。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些外国岩画学者无视中国遗存有大量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凿刻岩画,声称中国没有早期岩画,即中国没有产生与欧洲等地同样早的早期狩猪者岩画。他们说,这是中国专家自己研究出来的结论。汤教授将中国北方草原“乃至中亚和整个欧亚草原大陆的同类岩画”都断代为“公元前两千年以后”至“秦汉时期”的作品即此一例。多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中国的凿刻岩画产生繁荣于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汤教授认为这些研究结论违背了一些外国学者和他的“基本逻辑”,是“政治文化”,会“贻笑国际学术界”的。看来,只有像汤教授那样将中国岩画产生的时代曲解到公元前两千年以后至秦汉时期乃至更晚,亦即中国文字产生使用以后,这就不会“贻笑国际学术界”了!汤教授与一些国外学者的这种“政治文化”,“尊重”的是“国际学术界”中那些认为中国没有旧石器时代晚期至公元前两千年以前岩画的人,斥责的是国内外学术界实事求是自主研究岩画的学者,违背的是世界范围内岩画产生时代的基本常识与中国岩画产生的基本逻辑。汤教授的这种“贻笑”理论,是一种在学术研究领域抛开科研事实,唯他人马头是瞻的察言观色理论。


微信公众号
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3楼B-C室
Room B-c,33/F.Noble Conter, No.1006 Fuzhongsan Road,Futian District,Shenzhen,Guandong,China
T:0755-83332980
E:yzt@yongzhentang.com
粤ICP备17067772号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贞堂集团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
粤ICP备17067772号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贞堂集团有限公司